回首頁
  進階查詢   RSS訂閱
鄉長專區 關於公所 長濱介紹 訊息廣場 便民服務 資訊公開 災害防救 影音專區
觀光資源
>>>
景點介紹
內文  小  中  大  巨  回上頁  回首頁  友善列印  facebook plurk twitter

長濱文化源於五至六千年前,又稱先陶文化,其承繼了舊石器文化傳統,經濟以漁獵採集為生,沒有農業,也不懂得製作陶器,所有的石器都是打製,而不是磨製成的。

長濱文化是至目前為止,台灣唯一已發現的舊石器時代遺址,係屬五千至一萬年前的人類遺留。當時經濟以漁獵採集為主,使用工具多為石器,此外亦發現有不少骨器。
 
民國57年3月,臺大地質系林朝棨教授對臺東縣長濱鄉八仙洞不同高度的海蝕洞穴進行調查研究時,發現若干洞穴的堆積層中,含有新石器時代的文化層,其中有些可能屬於年代更古老的紅色十一層,因此推想或許能挖掘到比新石器時代更早期的文化層,於是邀請考古人類學系的宋文薰教授一同勘察,終於發現了舉世矚目的史前長濱文化。
 
民國57年至59年,臺灣大學考古人類系師生在乾元洞、海雷洞、永安洞、無名洞、龍舌洞、潮音洞等洞穴作過多次發掘,發現大量文化遺留。據潮音洞採集的三件木炭標本,測出的碳十四年代,皆為五、六千年前,而乾元洞的一件木碳標本則超過一萬年。
 
民國77年,臺灣大學考古隊在成功鎮信義里小馬的一個海蝕洞地表下約50公分深處,發現了長濱文化的石器及一座以蹲踞姿勢入土的墓葬,由於這是目前臺灣所發現最早的一座墓葬,小馬因而聲名遠播。
當時使用的石器非常簡陋,只是將鵝卵的一邊打掉便成為一件偏鋒砍器,打下來的多餘石片,則可作成刮、切工具。至於獸骨器,則有骨針、長形尖器、骨鑿和可能用來釣魚的兩頭尖器等。
 
長濱文化的主要遺址包括長濱的八仙洞遺址及成功鎮信義里的小馬洞穴遺址。已在八仙洞發現了大量的石器與墓穴,並在小馬的海蝕洞中挖掘出另一座墓葬穴。
 
八仙洞位於台東縣樟原村南方台十一號花東公路旁,是一處由十餘個海蝕洞組成的特殊景觀區。由於這些洞穴大的可以住下不少人,史前時代的人們便利用這些洞穴作為他們居住的場所。
 
 【麒 麟 文 化】
 
距今有三千五百年之歷史,發現遺址有東河鄉的泰源,東河,都蘭,成功鎮的白守蓮、八邊、和平、麒麟、長濱鄉之竹湖、忠勇、膽曼等地。因以成功鎮麒麟部落發現者最具代表性,故以「麒麟文化」稱之。此期先民主要以農業為主,並以小田燒墾方式來耕種種植穀類作物,人口增多,農業技術進步。先民器具之利用除了罐缽等紅色陶器之外,已會磨製石斧、石錛、石矛及石網墜等。此期最大特徵乃有經人工雕琢之巨石群出現,包括帶肩或有槽之單石 、石輪、人像、石壁。石棺等,因此考古學家亦稱之為「巨石文化」。
圖片
 
【 八 仙 洞 遺 址 】
 
來到台東縣長濱的樟原村,從遠處就可以看到在公路旁有一座巨大的岩石山塊。整座山高約 380公尺,在面臨太平洋的峭壁上有十幾個海水沖蝕而成的洞穴,當地阿美族人稱他為 Loham,就是洞穴的意思。目前整個地區在東海岸風景特定區管理處成立後,已經規劃建立完整的步道系統。
 
可惜這重要的史前遺址洞穴,不知從何時開始就被人私自侵佔作為廟宇,還因為施工,讓遺址地層遭受無法復原的損害。考古學家現在都無法進行調查或發掘,只能從被挖出的土堆中,撿取被擾亂層位的遺物,這種情況令人扼腕。
 
以下針對這些洞穴在步道中的相關位置,一一就其在考古學及地質、地形學上可顯示的意義,作導覽說明。
 
水濂洞:海蝕洞穴形成與類型
 
這是一個呈直立形的洞穴,因為常有水從上方滴落,較不適於人居。我們可以清楚看到洞穴的外形,並瞭解其成因。根據地質學家的研究,八仙洞岩石是由海底火山噴發岩漿而堆積形成的火山集塊岩。後來因為地殼上昇,集塊岩慢慢浮出海面。冰河期來臨時,冰河的消漲引起海水面上下昇降,海岸線就不停的變動。當海面上昇速率與陸地上昇速率接近時,海岸有較長的時間處於相同的高度位置,海浪就在集塊岩上打出一成排的洞穴。洞穴生成的順序由高而低,越低的洞穴年代越年輕 。洞穴的形狀大致有兩種:一種是直立形,旅客最先到達的第一洞(靈岩洞)就屬於此形,這種洞穴是海水沿著岩層的節理面侵蝕而形成;另一種是呈橫向半圓形發展的洞穴,這種洞穴的前方常有一小塊平台,平台上有堆積物。八仙洞的價值是多方面的,在地質上表現出海水面和陸地間的相對運動,考據洞穴的生成年代,可以計算出海岸線相對的下降速率。在地形上則留下海水侵蝕作用的證據。在考古上由於遺址的發現,可以明瞭舊石器時代晚期以及新石器時代中期先民的文化與居住環境。
 
第二洞(潮音洞):長濱文化的發現與發掘
 
第二洞是出土長濱文化遺物最豐富的一處洞穴,目前遭人佔據作為廟宇,表土被剷除而為水泥掩蓋。長濱文化的代表性遺址是八仙洞遺址和新近發現的成功鎮信義里小馬洞穴遺址。此外恆春半島最南端的鵝鑾鼻第二遺址、龍坑遺址,也發現與長濱文化相近的舊石器時代文化。八仙洞遺址是台灣地區第一個發現的舊石器時代的遺址,也是台灣已知年代最古老的人類居住地。出土豐富的舊石器,包括單面砍伐器、石片器、各類形的小型尖器和骨針、骨尖器、骨魚鉤等日常工具與漁獵工具。另外並發現了火塘、魚骨等生活遺留物。在洞穴的舊石器時代文化層之上,經過一段長時間無人居住的空白地層之後,新石器時代晚期擁有農業技術,使用精緻磨製石器、紅陶器的人群,也選擇了這些洞穴作為他們的居所,在洞穴裡又留下一層新石器時代晚期的文化層。八仙洞遺址的年代,經碳十四測定至少開始於距今三萬年前左右,結束年代則在距今五千年前後。這個時代也稱為採食時代,人類依靠大自然提供的資源維生,採集野菜、狩獵、捕魚,聚落很小甚至是遊居狀態。第二洞的長濱文化層有上、下兩層,下層可能形成於更新世的冰河期,上層的年代則大約在五千年到六千年之間。假若以現代學者所估計的陸昇速率來計算(每年約7.1 mm),六千三百年前的海水面時期,海水面比今天高45公尺,位置大約就在潮音洞上下兩個長濱文化層之間的上部海沙層。可見潮音洞在比較早的長濱文化人居住過後,一度又陸沈於海水中,直到海水再次退出洞穴不久,晚期的長濱文化人就來此居住。在這裡,潮音洞為我們記錄了東海岸地形的劇烈變化!
第三洞(永安洞)上方平台:海階、洞穴的對比與人類居住環境的選擇
 
第三洞也是考古學者曾經發掘過的洞穴,目前也有廟宇,洞外側是較平緩的堆積面。由這個地點南望可以清楚看到廣大的長濱海階群,部分海階與洞穴可以相互比對高度。洞穴中的地層很少受到自然與生物破壞,保存非常完整。八仙洞各洞穴的堆積物包括海相、半海相、陸相及文化層,可以明確說明自然環境的改變、文化的變遷和以往人類的生活。
 
因為洞穴中的堆積比較不會被破壞,容易保存一連串的地層,留下長期而完整的記錄(不像洞外的地層很容易為外力所毀而缺損),可以用來推斷同高度海階的形成時期,所以這些海蝕洞是研究地形學的重要指標。
 
第六洞(乾元洞):更新世海水面升降運動與人類活動
冰河期來臨時,大量海水變成冰雪而積存在陸地與南北極,引起海水面普遍的下降,常降到比現在海水面低一百多公尺,而台灣海峽現在的平均深度只有八十公尺,因此台灣與中國大陸毫無問題曾經是連成一片的;在台灣西部許多地點出土的劍齒象(Stegodon)、普通象(Elephas)、 野牛(Bibos)、犀牛(Rhinoceros)、古鹿(Cervus)等等哺乳類動物的骨骼化石,這些古老動物曾經出現在更新世,然而學者猜想,以打獵為生的舊石器人很可能也跟著這些野獸來到台灣。
 
在八仙洞發掘過的洞穴中,第六洞乾元洞的地層堆積最完整,當時表土尚保存著,現在則被剷除鋪上地磚,同樣成為神壇了。主持發掘的宋文薰教授從這個洞穴的人類堆積中找到木炭作碳14定年,測得的年代至少在一萬五千年以上,而且可能早到三萬年前,這說明人類居住的時候是更新世的冰河期。同樣依照現代研究所得的陸昇速率每年7.1mm 來計算,三萬年前乾元洞比現在低201公尺,也就是在今天海水面下110公尺(目前乾元洞海拔約100公尺),但是在冰河期,它卻剛好在海邊呢!
 
崑崙洞:人類活動、堆土所造成的堆層堆積
目前所知道的海蝕洞穴中,崑崙洞是海拔最高的一個洞穴,保留有完整的地層堆積,也發現了長濱文化的遺物,因此它的海拔比乾元洞高,年代應該比乾元洞早,所以我們可以將長濱文化的年代往後堆得更早。
 
事實上,人類活動,不論是日常生活、生業活動、建築等行為,都可能留下一些生活的痕跡或物質的遺留,這些跡象會因自然營力的堆積而造成地層,包含有文化遺留的就是文化層與自然推積層位形成的地層堆積相同,是研究地史與人類文化的「無字天書」。透過地質學者或考古學者的研究,可以說明過去的地史與人類活動的歷史。
 
無名洞:未發掘洞穴與地層的保護與意義
本洞為一個直立形的洞穴,外形完整。地層堆積本來也保存完整,內部未被現代人佔用,可惜目前上部約 2公尺左右已被剷除並鋪上水泥磚,實在很可惜。
 
由於八仙洞是一連串的海蝕洞,洞穴地層中保存著更新世晚期以來的自然地層與文化層,對於研究第四紀地史與文化人類史具有很重要的意義。由於這些證據的保存都依靠土壤予以保護,因此保護洞穴內外的土壤,就是保護這些知識,既然八仙洞地區已由內政部指定為一級古蹟,就應該依法予以保護。
 
第一洞(靈岩洞):現代人對古代人的瞭解與觀念
這是八仙洞中最大的洞穴,由上下兩層洞穴組成。因為早被現代人佔用作為神壇,洞穴的原始堆積已不存。從這個洞穴的觀察與瞭解,我們可以知道,洞穴的堆積透過考古學、地質學以及其他古環境學科的共同研究,我們得以了解古代人的日常生活與周遭環境的變遷,從宏觀、縱時限的了解中,可以體認到人類演化的流程,和人類與土地、自然資源之間唇齒相依的關係。
 
【 忠 勇 遺 址 】
 
越過秀姑巒溪口南行,東海岸開始出現一連串廣大的海階。離開八仙洞,原來貼近路旁的海岸山脈向右方讓開,這片廣大而連續的海階緩坡一直延續到忠勇,由山到海寬達 4公里以上。
 
這個地區古時稱為加走灣(阿美族語Kakatsawan),長濱村近海稱為加走灣尾,忠勇村近山稱為加走灣頭,兩地分別都發現了麒麟文化的遺址。其中忠勇遺址尤為有名,鹿野忠雄最早在1930年就調查過,並撰文簡略介紹。
 
1956年石璋如、宋文薰兩位先生前來東海岸進行考古調查,特地在忠勇遺址分布範圍相當廣大,包括忠勇村聚落和背後海拔 170公尺叫做頂平的小山丘頂部,是目前面積最大、單石最多的遺址。
 
1956年時在村落內仍可發現少數豎立在地表的單石,但許多石輪、單石被村人挖出後,或做為裝飾品立在庭院,或拿來做礎石、砌石牆,或以鐵絲吊在屋側用來壓屋頂防風。也有居民把單石運到長濱當做古董;有忠勇國小也立了幾個在校園中做為裝飾。除了巨石之外,村子內也發現文化層及大量的石器,可惜的是大部分已被破壞了。
 
在調查時,石、宋兩位先生也曾在頂平台地南段發掘了十字交叉的二條探溝,發現頂平的文化層不厚,只在表層35公分出現文化層,但是仍然可以在探溝中發現兩個肩部以下埋在土中的帶肩單石。同時出土相當多陶器、石器等日常生活用具,其中以打製石鋤為最多,陶片為紅褐色夾砂陶,大多為素面沒有紋飾,僅有少數帶繩紋。
 
此外中央研究院民族學研究所也曾帶回少量巨石標本,目前存在該所標本室內。這個遺址現已遭受嚴重破壞,不容易看到標本了。
若你來到忠勇,向人詢問忠勇國小所在,就可以看到豎立在校園花圃中的單石。當地人也許頗自豪能就地取材,或「廢物」利用,但看在考古學家眼裡,也許只能用傷心二字形容吧!
 
【 八 桑 安 遺 址 】
 
東海岸在長濱海階寬廣舒緩地展開後,到烏石鼻之間,由於海水侵蝕,海岸線又向山脈逼近,海階寬度也縮窄,從海岸算起一公里左右就到達山麓。在這些第二、三階面積較大的海階上,密佈許多史前遺址。
 
八桑安最早由鹿野忠雄在1930年發表,當時主要發現是一塊南北向,立在田中的大型石壁。1950年代宋文薰先生也曾經調查過,當時與寧埔遺址同名稱,一直到1979年宋文董、劉益昌調查後,才給予八桑安的新名稱。在1930年調查時遺址所在的台地已經是種水稻的梯田,目前又遭人以怪手整地,損害相當大。
 
1991年新成立的台灣史前文化博物館籌備處前來試掘,發現屬於靜浦文化的壘石墓葬,伴隨出土金飾和大量的珠子等陪葬品。
 
因此綜合來說,這個遺址有兩個不同時代的文化,較早的是擁有石壁和紅色素面陶、繩紋陶的麒麟文化,晚來的是靜浦文化人,他們在這裡留下了前述的墓葬、紅褐色夾砂素面陶、石斧、石錘和少量的打製石斧。
 
在長濱和烏石鼻之間,像八桑安這樣從海面算起第二、三階的海階,在三千年前麒麟文化人居住的時代,大約都是位在海階崖上方的海階面,剛好適於人居,以前是史前人類的棲息地,而現代也是阿美族的聚落和田園。時代雖然變遷,千年過往,人類選擇聚落,還是有那顛撲不破的道理吧!
 
【麒 麟 遺 址 】
 
在成功鎮的西南方三公里,海拔約100-150公尺,有個阿美族人稱為chishiyayan的小山坡,它也是一片海階台地連接著山麓前緣的緩坡。
 
1963年,一位奧地利籍的民族學家鮑克蘭女士(Inez de Beanclair)首先發現這個遺址,轉告宋文薰先生前往調查。1967年地主在掘土做香蕉園時又挖出大量巨石,並有一具清晰可辨的石人像。由於遺址即將被破壞,而且遺跡現象非常可貴,宋教授火速來到麒麟發掘,獲得非常重要的材料。
 
麒麟遺址是麒麟文化諸遺址中,唯一經由考古學家有系統發掘,而且有碳十四絕對年代定年的遺址(有關碳十四年代測年法請參見本書附錄)。出土的巨石遺物,數量多而且類型複雜,包括有:岩棺、石橡、帶肩單石、方孔石輪、鑽孔石塊。更有趣的是,還出土了單石、石像造型小尺寸的縮小物,十分逗人。
 
而最重要的是找到了這些巨石構造的兩種原本型態。第一種結構由各種不同單石圍成長方形,座落在面海的緩坡上,長軸方向大致是南北走向,長約十一公尺,寬度因被破壞而無法復原,地表所在的緩坡也被修平。在構造物後方挖出一條排水溝,中間一塊板岩石板(好像是床)上面,放了一個小巧可愛的石像。值得注意的是文化層少見有日常生活的陶器和石器,在其中一個立著單石的凹穴裡採取到木炭,經碳十四定年法鑑定出絕對年代是距今3060±280年。
 
第二種結構是用大塊人工打造及天然礫石堆疊成的石牆,石牆中有也有單石。這些巨石結構無疑是某種建築物,但是從結構內出土的現象和遺物,考古學家推測並不是日常生活的居所,而極可能是宗教崇拜儀式的場所。
 
麒麟遺址的發掘,使得台灣史前史確立了麒麟文化的存在,而麒麟文化又僅見於台灣東海岸,可說是東部重要的文化寶藏。目前遺址南段已被闢為魚池,雖魚池隨後又廢棄不用,但遺址已遭受破壞,無法彌補了。
 
 
==========================【附•註】==========================
 
◎長濱文化的由來
 
民國五十七年,由台灣大學人類學系宋文薰教授和地質學系林朝棨教授率領的考古隊在台東縣長濱鄉的八仙洞,發現了台灣第一個舊石器時代文化,隨後由著名的考古學家李濟博士以長濱鄉之地名將此舊石器代文化命名為「長濱文化」。
 
◎什麼是舊石器時代
 
考古學家把人類早期文化分為舊石器時化(Paleolithic Age)和新石器時代(Neolithic Age)。這兩階段是以地質年代、生業型態、居住方式、工藝技術等多重標準劃分出來的。例如--
 
地質年代:舊石器時代存在於地質年代的 「更新世」(Pleistocene),間距今約二百萬年到一萬年前。演化史上,人類就是大約在二百萬年前出現的。新石器時代存在於更新世結束後的「全新世」(Holocene),開始時間大約距今一萬年前。
 
生業型態:舊石器時代人類以狩獵和採集維生,屬於「採食經濟」。到了新石器時代,則轉變為農耕與豢養動物的「產食經濟」。
 
居住方式:在舊石器時代人類居無定所,到新石器時代就開始定居,然後逐漸形成村落。
 
工藝技術:舊石器時代的石器都是用「敲打」的方法製成。而新石器時代則發展出「啄製」、「磨製」等攻石的技術。
此外,在新石器時代還發明了製陶、紡織等工藝。
 
也有些學者會用「先陶文化」來指稱舊石器時代階段的文化,當然,世界上各地方新、舊石器時代開始和結束的時間並不相同。
 
◎新石器時代介紹
 
在新石器時代,人類開始有農業的生產活動。而依照文化發展的狀況,主要區分為早、中、晚三期。
 
◎新石器時代早期
年代距今約五千到四千五百年前,這個時代的代表是「大坌坑文化晚期」,主要的遺址有卑南遺址文化層的下層、月眉Ⅱ遺址等。
 
這個時候很可能是有不同於長濱文化人的另一群移民來到台灣西海岸部分地區(很可能就是古南島語族)。因為從出土物看來,新石器時代文化並非從長濱文化演化,而且二者還並存了一段時間。從遺址的大小及文化層堆積得知,已經是定居的小型聚落,他們大多居住在河邊、海邊、湖岸。
 
最重要的是,這個時候已進入農耕階段。從遺址中出土了石鋤、石斧等農具,有學者進一步推測可能是種植根莖類作物,不過狩獵和採集仍是食物重要來源。
 
起初因為糧食生產的技術尚不發達,生產力不足以支撐較多的人口,聚落數量也少。人口及聚落長期維持穩定均衡的狀態,到了晚期才起變化,人群顯然的,生活比較穩定、漸有餘裕。反映在器物上,可以看到相當流暢與具美感的陶器及紋飾,表示當時的人已經重視審美了。
 
◎新石器時代中期
年代距今約四千五百年到三千五百年前,考古學者尚未決定代表文化的名稱,目前暫時稱為「繩紋紅陶文化」,因為這個文化在器物上的特徵是:出現許多紅褐色、表面施以細繩紋細砂陶或泥質陶。主要遺址有小馬洞穴中層、漁橋、鹽寮、老番下層等。
 
淵源上可能是由大坌坑文化晚期逐漸演變而來,移民極可能來自台灣西南沿海及恆春半島,並始終與西海岸的南北兩地密切往來。遺址的規模較前期都大,文化層堆積也較厚,可知他們已選擇適當的地點長期的居住下來,成為部落社會。
 
生業型態成為以農業為主,除仍種植根莖作物外,可能已開始種植稻米。
 
◎新石器時代晚期
 
在距今三千五百年前左右,東海岸的繩紋紅陶文化演變為三個地方性類型: 卑南文化 、 麒麟文化 、 花岡山文化 。代表東岸地區的文化呈現了豐富而多樣性的面貌,當然也更可能有新的人群帶著不同的生活方式登上這個舞台,相互影響、激盪,文化的格局隨之蛻變。

 

 

 

行動條碼服務地址:臺東縣長濱鄉長濱村四鄰九號
服務時間:週一至週五上午8:00至12:00下午13:00至17:00 例假日休假
服務電話:(089)832-139 傳真:(089)832-318

交通位置隱私權政策網站安全政策個資保護專區著作權聲明網站地圖管理入口

本版面適用各解析度的個人電腦.智慧手機.平板電腦.筆記電腦 總計:13589094  本月:326738  今日:1946    更新日期:2021-09-24